<dl id="mumec"><tr id="mumec"></tr></dl>
<rt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rt>
<acronym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acronym>
言情阁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两千零四十四章 开始你的表演吧

第两千零四十四章 开始你的表演吧

?#24187;?#35760;住【笔♂趣÷乐 www.4877381.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35328;?#35835;!

    赫云舒仔细分析了形势,在她看来,廖思敏是要趁着燕凌寒不在京城这段时间败坏她的名声,既然如此,她就给廖思敏上一课。

    与此同时,不出她所料,从铭王府出去之后,蒲玉装模作样地躲藏了一番,之后就去见廖思敏了。

    这一次,二人是在廖思敏所住的地方见面的,从?#36820;?#23614;,蒲玉一共待了两个时辰。

    蒲玉走后,廖思敏?#27531;?#39068;开。

    她看向站在一旁的潘巧巧,道:“我还以为这铭王妃有多厉害呢,这不,我不过是使了一招请君入瓮,她就中招了。等着看吧,她这只鱼儿,是迟早要咬我的鱼钩的。”

    潘巧巧忙附和道:“表姐妙计,素来无?#22235;?#21450;。这一次设下连环计,保准能把这?#24187;?#29579;妃耍得团团转,必然能?#22351;?#20607;所愿。”

    廖思敏笑笑,不再多言。

    她已经设下一切计?#20445;?#25509;下来,?#22351;?#36203;云舒来做那条上钩的鱼了。

    廖思敏得意归得意,却不至于得意忘形,仍在推敲各个细节,力争将这件事做得完美无缺。

    而赫云舒在铭王府中,所做的事情和往日没有?#35009;?#19981;同,照例是照顾孩子们,?#27492;?#20204;练武,听他们读书,日子绵长如流水,以往怎么过,现在还是怎么过的。

    这一日吃早饭的时候,小灵毓和小恭让兴致勃勃,因为今天,暗卫叔叔要教他们一套剑法。往日里,他们已经练习了许久的拳法,难免?#34892;?#26543;燥。乍一听暗卫叔叔说今日要教他们?#26041;#?#19988;为他?#25970;?#20010;人都准备了一把适合他?#24039;?#37327;的小木剑,他们更是兴奋万分,

    连带着昨晚都没睡好觉,早饭都吃得心不在焉的。

    赫云舒看了?#27492;?#20204;,道:“就算是再着?#20445;?#20063;要吃好早饭。不然待会儿?#26041;?#27809;力气,暗卫叔叔会把小木剑收回去的。”

    “真的吗?”小灵毓不相信的问道。

    赫云舒点点头,道:?#26263;?#28982;,你父王临走之前说了,要让各位暗卫叔叔督促你们练功夫。你们若是不认真,或者练功没力气,他回来要责罚的。”

    这下,两个孩子便不敢马马虎虎的吃饭了,?#20384;?#23454;实的吃下了准备好的牛肉羹和蔬菜饼。

    吃完之后,两个小?#19968;?#36339;下椅子,异口同声道:“母妃,我们去?#26041;?#21862;!”

    赫云舒笑笑,道:“好,去吧。不过有件事母妃要先给你们交代一下。”

    “?#35009;矗俊?#20004;个孩子急切道。

    这会儿,他们实在是太着急着要去?#26041;?#20102;,于是便迫切的希望赫云舒快点儿把话说完。赫云舒知道这两个小?#19968;?#22312;想?#35009;矗?#20415;笑着说道:“其实也不是?#35009;创?#20107;儿,就是母妃要出去一?#32781;形?#21487;能不回来吃饭。但就算是母妃不在,你们也要乖乖吃饭,记住了

    吗?”

    “记住了!”两个孩子大声道。他们还以为是?#35009;创?#20107;儿呢,原来不过是母妃不能陪着他们吃午饭而已,在他们的小脑袋瓜想来,这实在不是?#35009;创?#20107;。他们已经快三岁了,不是一两岁的小孩子,就算

    是没有母妃陪着吃饭,他们自己也能照顾自己了。

    这么一想,两个小?#19968;?#24456;开心地去了练功场。

    赫云舒微笑着目送两个孩子远去,孩子们走了,她要做的事情,也该开始了。

    于是,赫云舒很快出了铭王府,只不过,和往日不同的是,她并未坐马车,而是骑马,而且,在她的身后,还跟着铭王府的两队侍卫,足有二三十人。

    侍卫清一色骑着高头大马,神气十足。

    这样浩浩荡荡的?#28216;?#36208;在大街上,是很惹眼的。无论到?#22235;?#37324;,都是众人注目的焦点。

    最终,赫云舒在一个名为回客楼的酒楼前停了下来,下马走了进去。

    经过事先的探查,此刻廖思敏?#25512;?#29577;就在这回客楼之?#23567;?br />
    这回客楼是京城之中最大的酒楼,没有之一,每一日的客流量十分可观,就连一楼大堂的位置,都要提前三日预定,否则是绝对没有空位的。

    至于二楼以上的雅间,更是需要提前一个月预定。

    传闻这回客楼日进?#26041;穡?#32972;后的东家更是神秘万分,无人知晓。

    之所以说这回客楼的东家神秘,是因为人人都传闻这回客楼的东家手眼通天,事情的起因在于,曾经有同行恶意中伤回客楼的名声,之后这同行就在京城销声匿迹了。

    至于敢在这回客楼里闹事的,第二日保准出现在京兆尹的大?#21355;錚?#20174;无例外。

    因为有这样的前车之鉴,是没有人敢在回客楼里闹事的。

    赫云舒进去的时候,回客楼之中正是热闹的时候。

    眼下,正是吃早饭的时候。

    一楼的大堂已经坐满了,各种?#20849;?#30340;香味儿糅合在一起,有着热闹的气氛。

    店小二穿梭其间,忙得不亦乐乎。

    赫云舒微微一瞧,便看到了廖思敏?#25512;?#29577;所坐的位置。

    实则,这二人是很好找的。因为廖思敏一下子就捐出了一百万两黄金,这使得她成为京城之中炙手可热的人物。甚至有书画行请丹青妙手描摹了廖思敏的样子,惹得购者云集,人人争相?#27426;?#24278;思敏

    的真容,好在遇到的时候第一眼认出来。

    所以此刻,在这回客楼之中,有不少人都认出了廖思敏。

    至于跟她坐在一起的蒲玉,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但此刻,也附带着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只不过,这一切都在赫云舒到来之后被打乱了。

    今日的赫云舒,一身淡色长裙,一头长发高高束起,只用了一根玉簪簪着,一头如瀑的青?#30475;?#33853;而下,干?#27426;?#28165;爽。

    身为京城中人,对于赫云舒的容貌,他们自然是不?#21543;?#30340;,第一眼就认了出来。

    更何况,赫云舒身后跟着的一大队侍卫,也十分惹眼。

    在众人的注视下,赫云舒带着人朝着廖思敏走去。今日的廖思敏,和往日的装扮有所不同,以往她是偏男子的打扮,清爽干练,但今日,她穿着一身粉色衣裙,头发?#24425;?#32463;过了精心的修饰,恰到好处的戴着精美的头饰,

    使得她整个人显得柔媚了几分。

    外表娇俏的女子,最是容?#20934;?#36215;男子心中的怜爱的。

    赫云舒神色冷漠,很快就到了廖思敏的身边,在这里,她停下了脚步。

    不知何时,廖思敏低下了头,在赫云舒停下的瞬间,她的肩膀一耸一耸的,右手拿?#25490;磷游?#22312;脸上。

    起初,众人不知为何,有离得近的人去瞧,发现这廖思敏哭了,不禁议论纷?#20303;?br />
    美人垂泪,向来是惹人怜爱的好风景。

    赫云舒微微皱?#36857;?#21364;?#27426;?#35328;。

    不?#19978;耄?#36825;时候廖思敏站了起来,脸上的帕子也拿掉了,现出了满脸的泪痕。她看着赫云舒,目光柔弱、无助又无辜。赫云舒神色如常,心中却道:“廖思敏,开始你的表演吧。”
河北快三走势图彩经网
<dl id="mumec"><tr id="mumec"></tr></dl>
<rt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rt>
<acronym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acronym>
<dl id="mumec"><tr id="mumec"></tr></dl>
<rt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rt>
<acronym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