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mumec"><tr id="mumec"></tr></dl>
<rt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rt>
<acronym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acronym>
言情阁 > 娱乐圈刑警 > 第七百五十章 斐济(六更)

第七百五十章 斐济(六更)

?#24187;?#35760;住【笔♂趣÷乐 www.4877381.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35328;?#35835;!

    “春暖的花开,带走冬天的感伤,微风吹来浪漫的气息...”

    汪鹏举拍了拍已经?#36820;?#20725;硬的腮帮子,吐槽道,“这不是难为我吗,为?#35009;?#19968;定要学唱歌?”

    汪公子虽?#24187;?#31359;正装,但打扮的那叫一个帅气?#34892;停?#33080;上的青春痘在精心装扮下,似乎都完全消失不见了。

    可是他?#19997;?#33080;上的神情就不那么让人感到美妙了,表面愁闷中又隐隐带着隐藏不住的甜蜜笑意。

    这绝壁是赤果果的炫耀呐!

    包子默一脸“不善”的盯着汪鹏举,恨不得在他身?#20185;?#20986;俩洞来,没错,虐狗的一律要烧死!

    “你也可以选择不练,看?#27492;?#32494;的伴娘团会不会?#25293;?#36827;去!”

    汪鹏举呵呵傻笑,“伴娘团不会,但是绮儿会...”

    包子默“面目狰狞”,几步上前掐向汪鹏举脖子。

    ......

    闵学明智的置身于战团之外,坐在阳台上悠哉悠哉的晒着太阳,俯瞰海天一线。

    是的,三人现在位于斐济,南太平洋岛屿文化十字路口上的海上明珠,也即汪公子家的?#31185;?#23435;绮早早预定的婚礼举办地。

    斐济共和国作为一个岛国,拥有超过三百座大小不一的岛屿,其最美的风景,精华都在外?#28023;?#27599;一座外岛都是斐济一种灵魂的具现化。

    普通的大海是蓝色的,但是斐济的大海却是彩色的,因为无数奇形怪状、色彩斑斓的海鱼在水里畅游,将大海搅得五彩缤?#20303;?br />
    想?#27492;?#32494;就是曾被这样的景色惊艳,才会选择将这里作为人生中最重要的仪式举办地吧。

    屋内斗争已经到了白?#28982;?#27754;鹏举和包子默眼看要上演全武行了,闵学的声音这才悠悠传来,“我刚听过宋绮唱这首歌的demo,非常棒。”

    一句话,汪鹏举瞬间蔫了下来。

    包子默整了整?#36335;?#22079;嘿笑了起来,“兄弟,这年头没点才艺你好意思结婚?哥哥这都是为了你好,赶紧麻溜儿的练!”

    说起来也是和闵学的关系够铁,汪鹏举才得到了这样一份别致的贺礼,《今天我要嫁给你》。

    这样的结婚礼物,让歌手宋绮如获至宝,但却因为对唱的性质,让毫无唱功可言的汪鹏举“痛苦不堪”。

    想想明天在婚礼现场众,还要当着众亲戚朋友面前演唱,汪公子的头又大了两圈。

    “我觉得已经练的差不多了吧...起码都在调上,”汪鹏举弱弱抗议。

    包子默往沙发上一倒,夸张的怪叫,“差不多?要不你让我师弟再给你示范一遍?”

    “...为?#35009;?#35201;拿我等?#31456;?#20247;与变态相比拟,整个乐坛比丫唱的好的掰着指头都数的过来!”汪鹏举忿忿不平。

    包子默闻言,忽的挤着包子脸坏笑道,“哦?那你给我数数看,都有谁?”

    掉坑里的汪鹏举,“......”。

    自打闵学第二波堪比专辑量的歌曲发布后,几乎被捧上了神?#24120;?#24046;点被某些媒体吹捧为华语乐坛救?#20048;鰨?#35809;异的是还没多少人反驳。

    也是,在当今这?#25112;?#33831;条的音乐市场,一年难得几首优质又有传唱度的歌曲出现,各种音乐综艺也是不停炒冷饭。

    结果闵学一人就把好几年的量全权包揽了,这样的操作,似乎再怎?#21019;?#20063;不为过嘛。

    这种时刻你敢说闵神唱的不好?分?#31181;?#34987;口水淹死。

    传说请愿闵学开个唱的,已经从漠河排到了?#20185;场?br />
    好吧这是个夸张手法,但群情激荡确实不假,粉丝们在各自大本营关于这个话题的投票度俱?#27982;?#21015;首位。

    然后闵学的歌迷就被书?#36873;?#20146;?#23567;?#30340;称为得陇望蜀?#24120;?#26377;了听的还不够?要?#35009;?#28436;唱会!

    书友表示我们太苦逼了...

    以上不过随口一提,回到眼前。

    对汪公子的“消极怠工”,闵学表示理解。

    在汪鹏举想来,他再怎么练习,现场演唱时也根本没法和专业的宋绮完美契合,所以在已经熟练掌握旋律和歌词后,练与不练的区别不大。

    何况只是婚礼上应个景,又不是去?#28909;?#21363;便唱的一般也不会有人说啥。

    “最后一遍,不要管?#35009;?#38899;准?#35760;桑?#21809;的时候想?#25293;?#22312;那家音乐餐吧初见宋?#24425;?#30340;场景。”

    闵学说话间从阳台走进房间,?#38391;?#25918;置于角落的一把吉他。

    这玩意儿在这个房间的功能,恐怕大多数时候是摆设,提升气氛的产品。

    闵学上手后用了几?#31181;拥?#25972;音准,随手来了段前奏。

    琴音欢快响起,跟着闵学的提示,汪鹏举张嘴起唱,竟不自觉的回到了初遇时的情境?#23567;?br />
    “啪啪啪...”

    一曲毕,等汪鹏举回过神来时,?#21561;?#30340;却是一直不着调的包子默热烈鼓掌的情景。

    “我说汪公子,你明天现场只要达到这一遍的水准,绝对让你家宋绮?#30168;乘?#25265;!”

    汪鹏举愣愣的反问,“真的这?#26149;茫俊?br />
    别骗我,我读书少!

    汪鹏举虽然?#20004;?#22312;甜蜜的回忆中,但他自觉唱的还是那个曲调,完全没变化。

    直到包子默十分肯定的点头,并放出了不知?#35009;?#26102;候用手机录的像,汪鹏举这才信了。

    好神奇,明明曲子还是那个曲子,唱腔?#35009;?#21861;不同,但效果咋就那么不一样捏?

    闵学表示,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就是音乐的魅力所在啊!

    唱歌这码事儿很快翻篇,本来就是图个喜庆乐呵,没必要真搞的跟要参加歌唱?#28909;?#20284;得。

    “汪公子,听说你在京?#33108;?#30340;不错啊,”包子默双手枕?#25293;?#34955;闲聊起来。

    闵学?#35009;?#25918;?#24405;?#20182;,随手拨弄着,不成音调,却也不难听。

    汪鹏举随手给包子默扔了?#31185;?#37202;,这才回道,“还成,不过顶头上司太?#20384;鰨?#19981;?#27809;?#26085;子。”

    包子默拿小虎牙咬开瓶盖,灌了一口当地的啤酒,中规中矩。

    “这还不好办?#21051;?#22871;近乎嘛,比方眼前吧,就是个绝?#27809;?#20250;,你把他邀来参加你婚礼呀。”

    汪鹏举亦是嘿嘿一笑,“这还用你说?已经请来了。”

    接着,汪鹏举眼睛一转,居然显摆了起来,“知道我顶头上司是谁吗?”

    包子默甚是配合问了句,“谁呀?”

    汪鹏举笑的那叫一个得意,“所谓‘北连南关’,关队就不说了,你们比我熟,所以连泰的大名你们应该也听说过吧,要不要我带你们去认?#24230;?#35782;?”

    包子默,“噗...”。

    闵学,“......”。
河北快三走势图彩经网
<dl id="mumec"><tr id="mumec"></tr></dl>
<rt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rt>
<acronym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acronym>
<dl id="mumec"><tr id="mumec"></tr></dl>
<rt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rt>
<acronym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