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mumec"><tr id="mumec"></tr></dl>
<rt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rt>
<acronym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acronym>
言情阁 > 战少,一宠到底! > 第1671章 1671 他真有这么差劲吗

第1671章 1671 他真有这么差劲吗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4877381.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35328;?#35835;!

    第1671章 1671 他真有这么差劲吗

    事情好像和自?#22909;?#20160;么关系,冷刚背脊骨一挺,立即站起来,冲申屠默倾了倾身。

    “大少爷,没什么事的话,我……我先去忙了。”

    还好还好,大少爷生气的对象不是自己,不过话说回来,大少爷也真是奇怪,刚才说他坏话的人明明是自己,怎么现在看?#25490;?#28779;都要落在宫无遥身上?

    虽然挺替宫无遥感到委屈,明明人家无遥小姐什么都没说,不过,这种时候,还是明哲保身走为上着的是。

    冷刚一转身,刚要离开,那把?#20056;廊说?#22768;音却忽然响了起来:“清耀阁的草好像很久没人打理了。”

    “呃……”冷刚有点讶异,随机,冷汗顿时狂飙:“大、大少爷,花、花匠每天都会、会除草。”

    “是么?我怎么看到外头还是绿油油的一片?”

    “那、那是……”

    “杂草要一根不剩,现在去,谁帮你剁了谁的手!”申屠默脸色一沉。

    冷刚只觉得自?#21644;?#39030;上那片天瞬间就崩塌下来了,原来,就算大少爷生无遥小姐的气,他要?#22836;?#30340;对象也绝对不是宫无遥。

    原来,大少爷虽然不看自己,但,灾难还是会随时降临的。

    大少爷说的话,谁敢不听,谁敢不从?谁敢……质疑?

    “……是。”冷刚耷拉着双肩,灰溜溜走出偏厅。

    从申屠默身边经过的时候,还不忘用哀怨的目光瞅着他:“大少爷,你还有很多事需要我处理。”

    “又不是非你不可。”切!

    冷刚的肩头耷拉得更低,整个人差点就崩溃了。

    嗷嗷嗷嗷!祸从口出,以后再也不敢了。

    他垂头丧气走出偏厅,正要经过大厅出门,身后,那把天生威严的声音传来:“用手!”

    ?#35828;?#19968;声,冷刚跌坐在地上,之后,狼?#36820;?#29228;了起来,两条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几乎是?#38376;?#30340;离开了大厅。

    他原本……原本打算去?#19968;ń辰?#20010;除草的机器回来,看看能不能学会怎么用的。

    可是……用手?

    妈妈呀!刚才跟无遥说大少爷那些“虽然什么什么”的时候,明显还漏了一点,那就是……毫无人性。

    嗷嗷嗷嗷嗷!

    扑哧一声,坐在偏厅餐桌上的女孩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她还是没有看申屠默,依旧大口大口吃着她的披萨。

    反正大老板还没有找上她,就相当于她现在是真空任务状态中,没任务的话,?#35009;?#24517;要理会这个老板了。

    从现在开始,对她来说只是老板而已。

    申屠默眯起眼眸,盯着这个明知道自己来了,却一点都不在意的丫头,怒!

    “你和秦铭很熟?”他倚在偏厅的门口,并没有进去。

    宫无遥想了想,原本想说一点都不熟的,不过,在这个申屠?#36965;?#22909;像算得上是挺熟得了。

    至少,相处了大半天,有说有笑的呢,总好过那几个动不动就来找她麻烦的千金小姐。

    所以,她点?#35828;?#22836;:“嗯。”

    申屠默的脸色很不好看:“不知道他是个花花公子,专门骗无知小丫头的坏人吗?”

    “哪有人这样?#24213;?#24049;表弟的?”宫无遥抬起眉眼,瞅着他:“你这个表哥当得有点过分了。”

    “我只是说事实,哪里过分?”这丫头竟然还帮着秦铭说话,是被他那花花肠子花言巧语给骗了吗?

    怪不得他前脚一走,她后脚就和秦沂南订婚,定力竟然这么差!

    稍微什么时候少看一会儿,立即就给他弄出来一堆乱子。

    宫无遥真相冲他翻白眼,她又不?#19981;?#31206;铭,算什么被秦铭骗了?

    不过,和申?#26469;?#21460;讲道理,她什么时候能讲赢他?既然这样,何必再?#24425;?#20040;?根本就是浪费时间罢了。

    宫无遥继续低头吃她的披萨,这副爱理不理的模样,让申屠默彻底怒了。

    想问她这是什么意思,忽然又觉得,跟这丫头理论这些,简直有损他高冷矜贵的形象。

    这会儿,就像是个怨妇似的,这种事情他怎么能做!

    “现在,立即?#20808;?#23558;这一身脏乱洗干净,跟?#39029;?#38376;。”

    这一身的脏?#36965;?#20182;看着就来火!

    当然不可能想着她和秦铭有什么不轨的行为,这丫头的性格他至少还能琢磨,也相信她的为人。

    但,这一身脏乱确确实实是因为和秦铭去后山玩折腾出来的,一看到他就觉得心里堵?#27809;擰?br />
    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怎么就不见她玩得这么尽兴?总是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才能笑得开怀。

    他哪里比不过外头那些花枝招展的妖艳贱货?这丫头,简直不识?#20040;酰?br />
    申屠默转身走了,宫无遥将手里的披萨塞进小嘴里之后,立即站起来,往楼上走去。

    甚至,在大厅的时候?#20185;?#20102;申屠默,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就上了楼。

    当然了,来了红日城快一个月了,一次任务都没有出过,每天不是吃吃喝喝的就是玩乐睡觉,简直有辱她的名声。

    今晚申?#26469;?#21460;终于让她跟在身边贴身保护了吗?

    忽然间发现,对申?#26469;?#21460;没有了那种旖旎的想法之后,工作状态立即就好了不少。

    至少现在,对于当他保镖这件事,很是?#34892;?#36259;呢。

    这丫头赶在自己前面上了楼,那道雀跃的身影,让申屠默怀疑她是不是真的?#19981;?#19978;了秦铭那臭小子。

    要不然,怎么今天看起来心情这么好?

    她还没有跟自己解释和秦沂南订婚的事情,她还没有求他原谅求他抱抱,现在,竟然就这么高兴了?

    他哪里比不上那个妖艳货?跟了他这么久,怎么就没见她这么高兴轻松过?

    甚至,现在看起来怎么一副期待又兴奋的模样?

    申屠默当然不会觉得,这丫头是因为要跟自己出去,才会兴奋成这样!

    天天在一起,她什么时候兴奋过了?

    现在这么兴奋,一定是因为今天和秦铭玩疯了!

    难?#28291;?#26159;因为他不像秦铭那么会玩,那么会哄女孩子?

    冷刚数落他那些话,忽然间又在心里冒了起来,虽然听得一肚子火,不过,折磨冷刚,火也?#22836;?#27844;了。

    他只是有点?#24187;?#30333;,他真的……有这么差劲吗?
河北快三走势图彩经网
<dl id="mumec"><tr id="mumec"></tr></dl>
<rt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rt>
<acronym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acronym>
<dl id="mumec"><tr id="mumec"></tr></dl>
<rt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rt>
<acronym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