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mumec"><tr id="mumec"></tr></dl>
<rt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rt>
<acronym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acronym>
言情阁 > 木叶之鼬神再现 > 第五百二十章释然

第五百二十章释然

?#24187;?#35760;住【笔♂趣÷乐 www.4877381.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35328;?#35835;!

    第五百二十章

    “你...说?#35009;矗俊?br />
    紧那罗倏然抬起眸子,死死地盯着鼬,虽然从短暂的交谈中他便是能判断出,鼬不像是一个会空口无凭说白话的人。

    但...摩呼罗甚至死在他之前,而前者也并没有像他这么强?#26408;?#31070;力量。

    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吧?

    鼬解释道:“之前在找到你尸骨的时候,我从中看到了一丝非常微弱的查?#27515;?#21487;按理来说,你死了这么久,通常情况下,就算精神能量能有所保留,查?#27515;?#20063;不可能留下?#31383;桑俊?br />
    “但那丝查?#27515;?#20284;乎非常的顽强,而且看样子,并不像是你自己的查?#27515;!?br />
    “是摩呼罗!”

    闻言,紧那罗忍不住?#26408;?#21628;出声来。

    “我现在尝试着将这丝查?#27515;?#24341;进自己的体内...”

    鼬暂时从精神层面中退出,意识回归,旋即便是回到了被切开的山体中,在其眼前,碎裂的地面中有着一截白骨。

    “哧!”

    他眼中万花筒纹路旋转,瞳力穿透,立刻锁定了紧那罗体内那一丝微弱的查?#27515;?br />
    查?#27515;?#26159;精神能量与身体能量结合的产物,而在已经感受过紧那罗?#26408;?#31070;能量后,鼬可以确认,这查?#27515;?#32477;对不是后者的。

    而紧那罗?#26408;?#31070;能量能够保留这么长的时间,必然大部分情况都处于类似?#20102;?#30340;状态中,所以也更加没有余力去感知尸骨中留下的这么微量的查?#27515;?br />
    实际上,感知也几乎根本察觉不到。

    锁定查?#27515;?#25152;在的位置后,鼬伸出手掌,触摸在森白的骨头上,他没有动用丝毫的查?#27515;?#29983;怕让这白骨中微弱的查?#27515;?#21463;到影响。

    鼬的掌心触及到那白骨时,起初其中的那丝查?#27515;?#26681;本没有任何?#20174;Γ?#20294;稍过了一段时间,那查?#27515;?#31361;然是剧烈的波动了起来。

    感受到这种情况,鼬心?#38750;?#31505;,看?#27492;?#30340;猜测与紧那罗的判断没错。

    这丝查?#27515;?#23646;于摩呼罗。

    所以在感受到自己体内有着摩呼罗?#26408;?#31070;能量后,查?#27515;?#25165;会开始波动。

    不仅是紧那罗,摩呼罗的查?#27515;?#33021;够达到这种程度,这也表明后者生前的实力也是极强。

    更令得鼬动容的是,就如同紧那罗在乎摩呼罗一样,即便是受到挑唆死在了自己大哥的手上,摩呼罗?#27492;?#20046;并不怨恨。

    他也同样深爱着自己的兄长。

    摩呼罗的查?#27515;?#27839;着鼬的手掌冲出白骨,进入到鼬的体内。

    这样一来就好办了...

    在鼬的指引下,摩呼罗的查?#27515;?#20063;是暂时进入到了鼬?#26408;?#31070;空间?#23567;?br />
    ...

    精神空间内,当鼬的身形再度浮现时,自其身旁,也是有着另外一道人影缓缓地凝现出来。

    同样是?#24187;?#30007;子,除了头发的长度以外,他的面貌与紧那罗有八分相似。

    “摩呼罗!”

    而当再度看到自己的弟弟时,紧那罗脸上的激动神情难以平复,但他的目光只在摩呼罗的身?#36132;?#30041;了一下,便就马上移开,明显是在躲闪。

    在这种情况下再见到自己最爱的弟弟,紧那罗当然无比高兴,可是想起?#20146;?#24049;亲手杀了他,紧那罗又是觉得再没有脸面见他了。

    这样的情绪,鼬完全能够理解,当初他在死亡后,也觉得自己没有脸面去见死在自己手上的父母以及那些宇智波的族人。

    旋?#27492;?#23558;目光?#26029;?#20102;摩呼罗,紧那罗的心结,也只有他能够解得开。

    摩呼罗面色平?#20572;?#20182;眸子只是淡淡的观望着紧那罗,而后微微轻笑:?#25353;?#21733;,你这是怎么了,扭扭捏捏的,一点都不坦率,这可不像你啊。”

    “难道大哥你还是不想见我?我?#20040;?#37117;死了这么久了,留在你身体里的这点查?#27515;?#26681;本撑不了多少时间。”

    听到摩呼罗那没有丝毫恨意,甚至连一点责备埋怨都没有的话音,紧那罗面庞一颤,猛的回过头来,与摩呼罗对视在一起。

    “摩呼罗,你…”

    紧那罗眼眶泛红,盯着眼前那一如既往干净阳光的笑?#24120;?#20182;心中的愧疚就更甚。

    他嘴唇哆嗦颤抖,低声说道:“是大哥对不起你,不该受到别?#35828;?#25361;唆,我…”

    摩呼罗却是摇了摇头,道:“不光是大哥你的错,我不也犯了浑嘛,所以才会?#20040;?#21733;和我一起死了,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当年的摩呼罗也紧那罗实力相近,所以当前者被杀死后,后者也是由于伤势过重,没多久也是死了。

    “所以,大哥,你没有必要那么在意这些事了,毕竟我们都已经死了很久了,那么在完全消失之前,也该把这些事放下了。”

    摩呼罗十分开朗坦然,作为死人,他倒是要比自己的兄长更看得开。

    “你不怪我?”紧那罗哑然。

    “当然,只要你不怪我就好,我们是亲兄弟嘛。”

    摩呼罗挠了挠头,?#34892;?#20667;傻的笑道。

    见到他依旧是这副模样,紧那罗怀念的一笑,脸上的阴霾迅速褪去。

    “你这?#19968;錚?#37117;?#35009;?#26102;候了,到底搞没搞清楚状况,我?#24378;?#26159;已经死了…在你嘴里,就好像?#35009;?#37117;没有发生过一样,真是的,搞得就我一个人这么在意。”

    紧那罗笑骂道,不过鼬能看出来,他眼中?#26408;?#32467;已经消散的干干净净。

    显然,他也已经释然了。

    “嘿嘿。”

    摩呼罗又是笑了笑,然后看向鼬,道:“谢谢你啊,能让我和大哥在这种情况下再见上?#24187;妗!?br />
    “真不知道该怎么?#34892;?#20320;。”

    鼬说道:“不用?#25512;?#35201;道谢的人是我才对,你的兄长提醒了我很重要的事情,这样我才能更好的保护好自己的弟弟。”

    “你也有弟弟啊?”

    摩呼罗似乎来了兴致,追问道:“那他是个怎样的人呢?跟你像不像?”

    “不是很像吧。”鼬回答道,佐助的性格与他倒是截然不同。

    “那可有的你头疼了,就像我,从小到大,不知道给大哥添了多少的麻烦。”摩呼罗自语道。

    鼬不知该如何作答,而就在这时,面前的摩呼罗以及紧那罗的身形都开始逐渐淡化起来。

    他们的力量,都要消失了。

    …

    …
河北快三走势图彩经网
<dl id="mumec"><tr id="mumec"></tr></dl>
<rt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rt>
<acronym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acronym>
<dl id="mumec"><tr id="mumec"></tr></dl>
<rt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rt>
<acronym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