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mumec"><tr id="mumec"></tr></dl>
<rt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rt>
<acronym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acronym>
言情阁 > 女尊天下:血族女皇在现代 > 第727章 这是男人的直觉

第727章 这是男人的直觉

?#24187;?#35760;住【笔♂趣÷乐 www.4877381.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35328;?#35835;!

    赢荼走出房间以后才轻眯了眯眼,深吁了一声,走下台?#20303;?br />
    他们家暮离真是心大,一点都不担心弄丢他们吧?

    这是男人的直觉,?#34892;?#22909;处,也?#34892;?#19981;好的地方。

    …………

    大厅里,庄小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赢荼的身影而去,许久都收不回来,一张小脸?#36132;?#38706;?#25490;?#37325;的失望。

    她在心里感叹着,原来是夜爵大人的男人啊!难怪如此美丽,动人心弦,让她羡慕不已。也许,像她这样的普通女子,只能挑选一个类似苍耳城主那般的男人了。

    不知不觉,庄小妹很快?#36879;?#33258;己定了位,但是她不?#24066;?#21834;!凭?#35009;?#37027;般好看的人会和夜爵大人在一起呢?这不公平。

    暮离发觉庄小妹的表情不太对,总算察觉了几分少女心思,她轻咳了两声,说道:“庄小妹,听?#30340;?#21644;秦哥的关系不错?”

    暮离并没有拐弯抹角,而是一?#20384;?#23601;开门见山,让庄小妹没有机会再把心思放在儿女私情上。

    庄小妹正在心中愤愤不平,?#30343;?#38388;?#34892;?#24536;了是谁在和她说话,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了一句:“不错?#35009;窗。?#23601;他那一个暴力男?”

    “暴力男?”暮离话音里多了一丝玩味儿,这个称呼似乎挺有意思。

    庄小妹惊觉失言,急忙捂住嘴巴,双膝跪地,向暮离磕?#24868;?#39318;,“夜爵大人,不、不是这样的,我根本就不认识?#35009;?#24352;哥,李哥,秦哥之类的人。我也是一个被拐来的可怜人。”

    说着,她抬起手袖擦拭眼眸,眼角里?#20102;?#30528;泪光,试图把话题引过去。

    暮离听庄小妹这般说,明知道庄小妹故意耍心眼,却没有拆穿。

    她只是眼神冷淡的瞥了一眼庄小妹,然后便把庄小妹晒在一边,自己则是安心的吃着早餐,并不说?#21834;?br />
    庄小妹擦了半天眼泪,忽然发现暮离并不理她,也不询问她,那这种独角戏还怎么往下演?

    “夜爵大人……”她小声?#38454;牛行?#23475;怕,不知道夜爵大人发起脾气来,会不会比秦哥还可怕。

    然而,暮离分明听到了她的呼唤,却仍然当作没有听到,这一次,竟然连眼神也不舍得瞥过来了。

    庄小梅感觉受到了冷遇,或者说,她隐约清楚了一件事,面前这个女人并不像她想象?#24515;?#33324;容易糊弄。

    她喏喏的说道,“夜爵大人,对不起,我、我其实认识秦哥……”

    暮离依旧不理她,顾自吃着早饭。

    在这个世界上,?#34892;?#26426;会不是想要就能够拥有的。

    她很欣赏那些能够审时度势的人,对于一些拎不清现实的人,惟有吃些苦头,才能明白眼前的机会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值?#27809;?#36153;一生的努力去珍惜!

    庄小妹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她已经被暮离晾在一旁整整两个小时了。

    从清晨到正午,从阳光微冷,天空上阴云密布,一直到早春的第一场浅雨?#20919;?#27813;沥的落下,她的腿都站得发麻了,暮离还是没有再说过一个字。

    在这两个小时里,暮离吃了半个小时的早餐,看了半个小时的地图,又躺在椅子上休息了一个小时,然后才似乎发现了庄小妹的存在,淡淡的说道:“有话坐下说罢。”

    “是。”这一次,庄小妹拘谨不已,再也不敢拒绝暮离了。她拖着发麻的腿坐到旁边的椅子上,一张小脸累得发紫,“夜爵大人,我……”

    暮离躺在长椅上,银色的眸?#23376;?#30528;一片阴沉的雨光,眉宇间透着几分慵懒气,话音似水轻浅,泛着冰凉的冷意:“我的耐心不多,说有用的。”

    如果庄小妹还不知道教训二字怎么写,她不介意丢掉这一颗弃子,反正,不管庄小妹是否交代,事实总还是摆在那里,又不会跑掉,不过是多费点时间去查而已。

    她已经浪费大半年时光了,无所谓再多浪费几个月,权当是寻个乐子玩了。

    庄小妹身影一颤,明白这已经是暮离最后的警告。

    她不是一个愚笨之人,只是刚刚被那美丽的紫眸少年迷惑了?#26286;?#30524;,?#30343;?#38388;忘记了自己的过往是多么的劣迹斑斑,根本就没有和暮离讨价还价的资格。

    如今清醒过来,方觉得颤颤兢兢,多有后怕。

    她神情沮丧,老?#21040;?#20195;道:“秦哥他很早以前就开始接触人类了,通过一些手段做那种贩卖血族的生意,只是最近才和周小先生接触。”

    “周小先生?”暮离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了,“详细一点。”

    “回禀夜爵大人,我也不知?#20048;?#23567;先生是哪里的人,?#30475;?#35265;面,秦哥都不让我跟过去。我的工作仅仅是替秦哥物色贩卖的目标,其实我也是一个受害者,我的前两任夫君都被秦哥卖掉了。”庄小妹声泪俱下,顺着椅子滑下去,浑身颤抖,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后悔了。

    暮离素来不喜女人的眼泪,挥挥手,“行了,下去吧。”

    “是,谢谢夜爵大人。”庄小妹哭着?#35828;?#38376;外。

    三南侍者等候在院子里,看?#38454;?#23567;妹出来,直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庄姑娘,为了你的安全,麻烦你暂时不要离开守城府邸。”

    庄小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点点头,不忘了问一句:“请问,苍耳城主也住在这里吗?”

    她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如果大的目标抓不到,至少也要抓一个差不多的。

    庄小妹自信的想着,虽然那名紫眸少年是没有希望了,但是,苍耳那种程度的男人应?#27809;?#26159;能够掌控的。

    “是。?#27604;?#21335;侍者没好气的说道。

    她们一看庄小妹就不像是好人,可是,主子说庄小妹是一个?#27973;?#37325;要的证人,必须放在眼皮子底下保护,真是为难她们了。

    …………

    三南侍者离开后,?#24187;?#22900;仆弯着腰,匆忙走进院子,站在门口处给暮离行礼:“夜爵大人,赢主让小人来询问您一声,何时过去?”

    “嗯?过去?”暮离微微讶然。

    难不成,赢荼临走之前说的那句话是当真的?她还以为是刻意说给庄小妹听的,原来不是?

    奴仆躬着身子,也很为难,“这、这是赢主的意思,小人只是负责传个话,您看……”

    “嗯,”暮离应了一声,坐起来整理了下衣服,起身朝外走去,“那就去看?#31383;傘!?
河北快三走势图彩经网
<dl id="mumec"><tr id="mumec"></tr></dl>
<rt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rt>
<acronym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acronym>
<dl id="mumec"><tr id="mumec"></tr></dl>
<rt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rt>
<acronym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