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mumec"><tr id="mumec"></tr></dl>
<rt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rt>
<acronym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acronym>
言情阁 > 我和白娘子有个约会 > 正文 第五十章 红绫

正文 第五十章 红绫

?#24187;?#35760;住【笔♂趣÷乐 www.4877381.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35328;?#35835;!

    待二?#35828;?#20102;杭州将军府外,许仙也大概知道了为何林子大会如此揪心。

    原来还是那位展子州的妹妹,展家小姐闹出来的事儿。

    这位展家小姐为了寻回丈夫,在那金山寺外足足跪了五天五夜,一粒米未进,一口水未喝,最终倒在了金山寺的庙门外。

    连带着身上的嫁衣都还未褪去,就差点命丧黄泉。

    若不是金山寺的和尚怕人死在庙门外,影响金山寺的声誉,恐怕还救不回来这一条命。

    展家小姐被送回李家之后,刚刚醒转过来,便唤来了陪嫁的姑娘,通知?#32422;?#21733;哥,将?#32422;?#25509;回了娘家。

    这一路舟?#36947;?#39039;,再加上展家小姐因为之前那事儿受了莫大的打击,便一病不起。

    眼瞅着,这就要不行了。

    林子大的父亲和杭州将军展熊本来是莫逆之交,两?#22812;?#31995;原先很近,只是后来因为一些缘故,林子大的父亲和展熊闹掰了,两家就少有了来往。

    林子大和展家小姐也算是?#26377;?#23601;相识。

    许仙几番逼?#25163;?#19979;,林子大才道出他心底里藏的那一丝情谊,无非?#20052;?#26757;竹马,少年情长罢了。

    只是因为父辈的关系,他也无法去和展家提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展熊把女儿嫁给?#35828;?#24180;故旧的后?#30149;?br />
    本来林子大早已死了心,不提当年旧事,谁料展家小姐这么命苦,竟然嫁了这么一个宁愿做和尚也不娶妻的家伙。

    展家小姐这么一病,可算?#21069;?#26519;子大的心都敲碎了。

    林子大和展子州关系不错,展子州也知道林子大对?#32422;?#22969;子的情谊,这才让人去通知了林子大,意思是让他来见?#32422;?#22969;子最后?#24187;妗?br />
    到了这个时候,许仙也不知道该劝慰林子大什么。

    难道说一句,子大,你看开些,他就能看开了?

    男人嘛,对于初恋,即便是单相思的初恋,也总是有那么一丝独特的情怀。

    许仙只能默默的跟在了林子大的身后,走进了杭州将军府。

    由展子州一路带着,直奔展家小姐的闺房。

    展子州见许仙也跟着林子大一起来了,与许仙行个礼,也没多说什么。

    看起来脸色不大好,许仙也能理解,谁碰上这样的事不糟心。

    林子大边走边问展子州,“红绫还能坚持多久?”

    展子州摇头叹息道:“宝心堂的大夫说了,红绫恐怕撑不过明天。”

    林子大闻言,差点没站稳。

    许仙从旁扶了一下,却是开口问道:“不知展小姐患的是何病何症?”

    展子州?#35835;?#19968;下,只以为是许仙关心?#32422;?#22969;子的病情,只说道:“宝心堂的大夫说是什么失魂症,自从回了府,红绫前两日还清醒一些,只是吃喝不多,但到了第三日,红绫便又开始不吃不喝,半个月?#35114;?#20102;老大一圈。”

    “三天前,红绫昏睡过去,一睡便是一整天,偶尔间醒转,也只是口?#24515;?#21480;着我那杀千刀的妹夫。”

    许仙嘀咕一句,“失魂症?”

    这算什么病?丢魂儿了?

    难道是丢了三魂中的一魂?才导致邪气入体?

    许仙没见到病人,不敢妄下论断。

    到了那展小姐的闺房外,展子州本想和许仙说一句,里面是女眷,外人不便进去。

    但许仙一句,“展小姐之病,我或许有些办法。”让展子州升起了一丝希望。

    虽然不明白许仙为何这么说,但都到了这一步了,死马?#34987;?#39532;医了。

    展子州朝着许仙稽首道:“若汉文真能救活我家妹妹,我展家必有重谢。”

    林子大一听,急忙道:“汉文?你真的有办法救活红绫妹子?”

    两只手抓住许仙的两臂,手劲儿还不小。

    许仙自然不会打包票,他也只是不忍看到林子大这么憔悴,才升起这么一个念头,能帮就帮一把。

    只是说一句,“我姑且试一试。”

    待到了闺阁之内,许仙隔着帘纱看到了一个静静躺在床榻上的女子。

    左右两旁是这展家小姐的使唤?#23601;貳?br />
    许仙坐在凳子?#24076;?#20011;鬟掀开床纱,露出一张精致绝伦的脸庞,只是这脸庞苍白的毫无血色,双目紧闭,生机有些黯淡了。

    许仙略有诧异,只是看着这姑娘有些眼熟,稍微一想,便回忆起来,这不是那日在钱?#26009;?#34903;头,纵马疾驰的那位红衣姑娘吗?

    原?#27492;?#20415;是展家小姐,展红绫。

    怪不得她会骑马,还那么着急,估计那日她便是着急去金山寺吧。

    许仙静坐不动,神魂掠出,进入展红绫的体内。

    片刻后,他又钻了出来。

    如他所料一般,这展红绫身体内果然只是少了一魂,整个人只剩下一具肉身,若今夜这展小姐的魂儿再回不来,就永远回不来了。

    许仙倒有些奇怪,寻常人怎么可能无端就魂魄离体呢?

    那么这位展小姐的魂儿又去了哪里呢?

    难道是被人牵走了?

    许仙神魂回身,睁开了眼睛。

    林子大和展子州一?#36784;?#24613;的看向他。

    展子州问道:“怎么样?汉文,有救吗?”

    林子大也道:“汉文,怎么样?”

    许仙缓?#27627;说?#28857;头,道:“有救。”

    林子大和展子州听了大喜,展子州冷静的问道:“汉文?#23578;?#35201;?#24613;?#20123;什么?”

    许仙道:“好生看管这里,不要让闲杂?#35828;?#38752;近便是。”

    展子州道:“这个好办,这里不会有人打扰。”

    许仙道:“你们也都出去吧。”

    展子州眼中泛起一丝狐疑,但林子大在一旁说道:“汉文,你可得一定要救活红绫妹子啊。”

    展子州一咬牙,朝着许仙躬身道:“那就拜托汉文了。”

    待到房间里只剩下许仙和展红绫之时,许仙端坐一旁,哀叹一声。

    狗日的法海,又造孽了啊。

    神魂出?#24076;?#20808;回了书院一趟,拿上龙渊剑,然后飞向了金山寺的方向。

    夜深时分,许仙落在了金山寺外。

    他一眼就看到了跪在金山寺外的展红绫。

    一身红嫁衣,柳叶弯眉,此刻在月华下?#32536;?#26159;那么的凄美。

    当然,这只是展红绫的魂儿罢了。

    不知道她的魂儿为?#25991;?#32463;受得住太阳之火,但?#31449;恐?#26159;个凡人,魂儿已经快化作虚影了,彻底消散在这个世间了。

    许仙若再来迟一步,恐怕还真没机会了。

    许仙走上前去,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叹一声。

    “何苦呢?”
河北快三走势图彩经网
<dl id="mumec"><tr id="mumec"></tr></dl>
<rt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rt>
<acronym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acronym>
<dl id="mumec"><tr id="mumec"></tr></dl>
<rt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rt>
<acronym id="mumec"><small id="mumec"></small></acronym>